黑帮老大和荔枝

  疫情蔓延的春天,待在家看了几本书,有一本是马家辉先生写的《龙头凤尾》,讲的是一个在动荡年代里一个香港黑帮龙头“南爷”的故事,和传统的江湖故事,历史演义不同,这本书没有在争斗和时局多费笔墨,只是把这些当做推动人物活动的一个必要的背景,更多的是关注南爷和他同性恋人的纠缠和他本身的心理活动。
  起初这本书吸引我,是因为开头便知故事主角陆北才会当上后面的“南爷”,所以对南爷何以成为南爷,故事后续发展可能藏着的风波诡谲,存着微微雀跃的期待,有着像《新世界》的电影剧情的想象。
  看到一半,故事虽然没像我想象的一样发展,但江湖毕竟是江湖,波涛翻滚前零星半点的浪花——陆北才当兵无意窥知兄弟的秘密差点被开瓤送命;投奔弟弟入了洪门做马仔;在凌晨雾气弥漫的时候将替死鬼沉湖;开创黄赌毒代金券玩法,便足以满足乏味时期的我的猎奇心情。而到后半部,看到南爷对鬼佬张迪臣也不只是因为贪昧肉体欢娱,而是把他放在自己心里反复想念,到张迪臣入狱,陆北才为他奔走操心,得知张迪臣可能死亡的消息,他接近崩溃,又引发了我对他们所发生的一切所持态度的思考。
  我对同性恋群体没有什么偏见,觉得就像有人喜欢下象棋,有人喜欢打篮球,都是兴趣爱好,只是表现不同,而无分高低。但陆北才的性向偏好并非来自先天,而是源于幼年他叔父对他的侵犯,所以在后来的故事中,在结婚后的逃避,离开家乡去当兵,然后去了香港爱上鬼佬等等这一切的事情,在心理上,我都把他当做一个病人。爱上鬼佬男人,只是旧病复发,可以原谅,但让我理解却很难。哪怕书里有很多内心独白都表现出他对自身状态早就早早接受,我也偏偏不替主人公接受,这种顽固的来源,一部分可能来自于身为直男的体面,对这种强暴式人生走向坚决 say no,另一部分大概因为看见了前因后果,所以对每个雄性个体存在着这部分的可能性,感到抗拒,甚至是害怕。另一方面也忽然理解那些旧式社会里一些男同性恋,长大成人后反而会表现的比普通男人更有男子气概,比普通人更加敌视同性恋者,我想这也是因为恐惧,所不同的是,我恐惧的是这事在我身上发生,而他们的恐惧是这事被人发现。
  想通这些,书最后一部分反而能用更客观的态度去看了。除了主体故事,有几个配角也很出彩,比如女同妓女仙蒂,她大概是乱世中唯一一个可以理解南爷的人了,比如南爷手下,得知南爷性向,回家大哭,和老婆大打一架。但除此以外,许多人物脸孔过于扁平,故事结局安排的也显得有些刻意。
  看完在豆瓣看到一个评论:

  心疼南爷,像一颗荔枝,剥开外表的一层硬壳,里头竟是一汪水,水里头包裹着的核儿,却是死心塌地的苦和涩。

  我想写这句话的人一定很温柔——搞不好也是个 gay。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Gangster-and-Litchi.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