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和你的梦

  自卑的我尾随着你,一言不发。在一个红绿灯前,我们的距离前所未有的接近,你被我不近人情的沉默吓到,低声的啜泣了起来。
  骄傲的我大踏步踩着斑马线从对面走来,把你揽在怀里:“没关系,不要怕,还有我。”,我轻轻的拍打着你的肩膀进行安慰。
  小气的我一把推开了我,对视僵持了一会,“你,你凭什么?”,骄傲的我又是敏感的我,一瞬间思绪万千,遗憾又舍不得的松开了最后搭在你肩头的手。
  轻佻的我向前迈了一步,拾起你垂在身侧的手,又把你正在遮挡眼泪的手拿开,看着你说:“别哭,又不是没有男朋友的人对不对,再哭就不好看了。”。
  怕麻烦的我和迟钝的我停下了在一边的跳山羊游戏,阴阳怪气说:“啧啧啧,还又不是没有男朋友的人,真是不要脸,别人答应你什么了嘛?”“是啊是啊,趁人之危倒是有鼻子有眼的。”,被戳破小心思的我,露出轻佻底下的软弱,提高了嗓子回应,“说什么呢,怎么不要脸了,怎么乘人之危了”,撇下你,一点一点的从你身边走开,想显得不那么刻意,和他们在一边吵起架来。
  漫不经心的我骑着单车在你身旁停下,在你稍微停下抽泣,抬起头注意到我的时候,对你说:“欸,要不然,我带你离开这里。”,骄傲的我听见话音,又重新注意起这边,看着你许久没有回应,害怕我因为陷入含义模糊的等待而暴露出一部分真实的我,跳上单车后座,“算了,她不去,我们去。”。我看了一眼你,又看了看后座,轻快的说了声好,踩起踏板,转眼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光芒万丈的你从某个高处跳下,拉起你的手,仰着下巴,对着“我”们说:“我够意思,给你看到软弱的她。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还是对我太不够意思?不管了,以后你再也看不到她了。走了,留步。”,你手拉手消失在街头。
  从那个红绿灯向四周辐散,很多个我走了出来,站在阳光底下,有穿橘黄色制服、工人的我,有西装革履、写字楼白领的我,有戴金丝边眼镜、医生的我,有穿着宽松连衣裙推着婴儿车,婴儿车里躺着咬着奶嘴的我的我,有黑种人的我,有白种人的我,有正在咬着自己尾巴转圈圈的我。
  这时,我翻了一个身,把所有的我从身上抖落,从我丑陋的水泥皮肤开始,自顾自的崩溃了起来。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seventeenthart.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