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侠要先说好俏皮话

《有匪》

14 条标注

 终于有一天,你会跨过静谧无声的洗墨江,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来到无边阴霾的夜空之下。你会目睹无数不可攀爬之山相继倾覆,不可逾越之海干涸成田。你要记得,你的命运悬在刀尖上,而刀尖必须得永远向前。

 那天,四十八寨满山苍翠欲滴,碧涛如海,微风扫过时簌簌而鸣,煞是幽静。

 倘若倒霉也能论资排辈,谢允觉得自己这运气大概是能“连中三元”的水平。

 真是世间多遗恨——海棠无香、蔷薇多刺、美人是个大土匪!这姑娘要是个哑巴该有多好!

 这样的大英雄,趴在野地里哭得爬不起来,就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有一天年华不再,苍颜白发一样让人难过,我既然碰见了,合该要管一管的。

 你有三尺青锋之利,我有三寸长舌之绝,天衣无缝,合作无间。

 谢允叹道:“像我这样身长七尺、五尺半都是腿的世间奇男子,居然也能碰上半个知己,幸哉!”这自我描述很是特立独行,听着像只大刀螂。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能看见她无声地露出一点有些吝啬的笑意,替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反正他有用不完的温柔,耗不尽的风流。

 李妍从小受宠,基本没什么挨揍的经验,不料攒到了十四五岁大,胡了一把大的,

 少问,少说,少解释。要用板上钉钉一样的力度,只有你自己对自己的话先深信不疑,才能打动别人。拿下最开始的态度后,不要一味步步紧逼,要张弛有度。接下来,所有人都各司其职,团结一致,也就不必啃声了。

 这人命啊,比粟贱,比米贱,比布帛贱,比车马贱。唯独比情义贵一点,也算可喜可贺。

 说说英雄也就算了 ,还讲”逃兵”,周翡一脸无聊地用鞋底磨着木桌的一角,问道:”逃兵有什么好讲的?”
 谢允头也不抬地飞快地写了几行学,漫不经心地回道:”英雄又有什么好讲的? 一个人倘若变成了举世闻名的大英雄,他身上一定已经有一部分不再是人了 , 人人都蒙着眼,一知半解地称颂,却谁也不了解他,不孤独么?再者说,称颂大家都会,用的词自古以来就那么几句,早都被车轱辘千百遍了,写来没意思,茶余饭后,不如聊聊贪生怕死的故事。”

 “零落成泥碾作尘,是没有遗香的。”等那两人离开,吴楚楚忽然低声道。
 周翡一愣,低头看着她。
 吴楚楚道:“我娘以前跟我说过,生民都在泥水里,每日受苦楚不得解脱,最爱听的,不过就是‘清者不清,烈女偷情,圣人藏污,贤良纳垢’,诸如此类,百听不厌,反复咀嚼也津津有味,哪里容得下‘高洁’二字?”

 漏出的月光怕是装不了半碗,往洗墨江上一洒,碎金似得,转瞬便浮沉而去。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ninthart.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