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

  他看见了未来。准确的说,应该是感觉到了未来,不知从何时起,这项能力,就像味觉、嗅觉和视觉,一种单独存在的感觉,忽然在他身体里出现了。总是在一个恍惚间,他的脑子里便塞满了许多来自未来的碎片,是许多事物的印象堆积而成的碎片。某条大街上太阳直射在柏油路上的扭曲光线,咖啡店陌生女性清脆的笑声,飘忽不定的云朵,轻盈的风,斑斓的色彩,隔壁明天饭菜里的一道糖醋鲤鱼的醉人香味。有时他会沉浸在这些碎片里,就像发呆,忘记时间,甚至因此还耽误过一两件正经事。

  又是一个恍惚,未来出现了。
  这次的碎片里,一个意味着难过的印象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苦追未果的女孩明天会被车撞飞落在地上。
  他决定用自己的能力做点什么。他给女孩打电话表白。
  “欸,我那么喜欢你,你确定不喜欢我一下吗?”
  女孩想了想,“嗯,暂时确定。”
  “那你可别后悔哦。”,他轻快的挂了电话,说了一句让女孩摸不着脑袋的话。

  女孩猝手不及。一阵急促而响亮的鸣笛声,她没注意到的拐弯处,正冲过来了一辆蓝色卡车。卡车在视野里不断放大,她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有些脱力,脑子一片空白但又极其无厘头的冒出一个念头:原来偶像剧她们站着不动被车撞不是因为傻是真的会被吓得动不了。她以为她就要死了。这时旁边出现冲过来一个身影,推开了她。我喜欢你。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在所有其他想法还没来得及出现,就在了她的脑海响了起来。
  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惊慌,错愕,恍然,歉意和愧疚。那个瞬间,他感到一阵报复性的快感和一种自我牺牲式的、伟大的陶醉感。他有些眩晕,可能是因为自我陶醉,也可能是因为他被撞飞在半空还没落地。嘭,重重的一声。他满意的合上了双眼,显然他的这次付出生命的表演圆满完成了。

  我竟然打算用生命来让她在后半生不断责备自己。他从那个仿佛释怀的印象里看到了未来,并对未来的自己不满意。像个懦夫,一个假装勇士的懦夫,看似无私的举动,实际隐藏着一个极度自私的自我 —— 一个人要对自恋到什么程度才会把自己当做筹码来试图赢得对方。他甚至感觉有些害怕。他陷入一种极端后,竟然是如此可怕的样子。
  但他还是打算救下那个女孩。

  女孩猝手不及。她被拦住了,在一个拐弯处,对方把她逼靠在一面墙上,他抬起了手放在了她脑袋右侧。她终于知道他要干嘛了,她平静了下来,把脸摆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他慢慢靠近。在他们鼻尖还有两公分的距离时,她开口了,欸,你不会以为靠强吻就会让我喜欢你吧。他有些尴尬,他甚至想到过亲了她以后被扇一巴掌,但没想过她会直接戳穿他的小心思。不试试怎么知道。他回了一句,有些破罐子破摔,反正他主要目的本也不是这个,试图通过强吻让她喜欢上他只是附带的。他心安理得的继续缩短他们俩之间的距离。女孩扭头朝向一边,你这样只会让我讨厌你。他感到一阵难过,更多的是一种无法抵抗的委屈,这让他泄了气。他放下了支撑在墙上的手臂,轻轻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他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她。
  他转身打算离开,卡车刚刚过去,他还是没忍住为自己抱不平,背对着她拉长声音说,三条腿的蛤蟆没见过,两条腿的女人到处都是。其实他本可以解释清楚,他是为了救她。或者忍住最后一句话不说,等这件事过去了,有的是来日方长。但说了这句话以后便意味着他俩再也没有可能。抛开他能看见未来这事,他也始终只是一个有着些许脆弱的骄傲,容易陷入极端的凡人。

  我不该装成一个无赖,把事情弄成这样。他冷静了下来,觉得明天去救她这件事应该好好磋磨。未来给他显示的两次失败,归根结底是因为他并不只是纯粹的去救人,他想通过救人这件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想得到的太多,所以总是弄巧成拙。既然不能让她喜欢我,那最好也不要让她讨厌我。他降低了自己对这次救人行动结果的期待,感觉无比轻松,大概他天生就不适合做那种野心勃勃的阴谋家吧。

  在女孩正在拐弯的时候,他叫住了她,诶,小心。她回头看他,小心什么?他没回答,女孩看了一会他不说话,正打算扭头继续拐弯。他指了指路口,一辆卡车近乎贴着女孩的身体经过。她有点脸色发白,他调皮的笑了一下,小心这个。她虽然有些奇怪他怎么知道这辆车子会经过,但转瞬就觉得被戏弄,有些生气,盯了他半天,她说,你是不是跟踪我?
  没有,我也是刚好经过这里。
  那你怎么知道这里会有辆车子经过的?她终于回过神来,问了这个问题。
  刚才听见喇叭声了,看你还继续往前走,就猜你可能没有听到,就叫你小心一点。他反应相当快。
  不可能,我比你离得近,我怎么可能没听到喇叭声,而且我刚才又没戴耳机听歌。你换个理由好不好,这个理由太蹩脚了。其实她刚才也没注意有没有喇叭声,只是想到刚才他笑的一下觉得不爽。
  是真的,有喇叭声,欸,对了,你要去哪,有没有空啊,我请你喝奶茶。要不然去看电影也行。或者一起吃晚饭?
  其实现在连中午都还没到。
  她想了想,又看了他一眼,那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他本来只是想转移话题,现在又有些无心插柳的惊喜,那你想吃什么?西餐,中餐,烧烤,火锅,披萨,牛排?我知道附近新开了一家印度菜,要不要一起去试试?
  都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刚才是怎么回事,不然我就不和你一起吃午饭了。她自己也没注意,她的语气好像有一点在撒娇。
  我。。。能看见未来。

  后来,他们一起去吃了午饭,女孩对他能看见未来这事十分感兴趣,慢慢的变成了对他十分感兴趣,幸运的是,他也不是一个让人感到乏味的人,他们又一起吃了很多顿饭,午饭,晚饭,然后是早饭。他们用他看见未来的超能力买了彩票,中了大奖,做生意,做慈善,生了一男一女。他比她先去世两天。就这样,他们过完了幸福的一生。

  他从未来里醒了过来,仿佛做了一场美梦。他恨不得现在就是明天,恨不得立马就到那个拐弯处等她来,恨不得那辆卡车现在就直冲冲撞过来。他在家里,一遍又一遍排练——指向拐弯处的动作,轻笑的用力程度,邀请吃饭的语气。
  而当他真正站在拐弯处等了两个小时也没等到她来的时候,他满腹对幸福的期望变成了一个没有期限的苦闷等待后,他只剩下了许多疑问,难道我看到的未来不准确,难道我不小心做了什么已经改变了未来?
  直到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起先是恐惧,他开始不断摇头否定自己,在那个拐角处不断来回走动,到后面开始喃喃自语,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是今天,一定是今天,会不会是明天,不,不,一定是今天。他像着了魔似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些动作。直到两个路人经过。
  诶,这条路修个围墙挡着真不方便,不说车子容易挂了蹭了,人也很危险呐。
  谁说不是呢,昨天这就撞死个小姑娘。诶,小兄弟,你这来回走的,可要注意啊。
  他“啊”的一声跑开了。他不相信,在他沉浸在接收未来的印象的这段时间里,他所看见的未来已经在他的世界发生了。他不相信,所有的未来都以他看见的第一种未来的样子发生,他所参与的三个片段,好像真的只是一场梦境。但这并不是未来不可改变,而是他的能力给他带来的副作用,本来他是有机会去改变一些事情,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心灰意冷,他还在奔跑着,他一头撞向了一辆卡车。

  原来连他自杀都是未来的一个片段。那现在是什么时候呢?第五天晚上。她已经死了那么久了啊。当他从已经从未来得知到这一切的发生以后,情绪反倒没那么激烈了,况且他也都在他的那些印象里死过一次了。他的趣味变得寡淡,对任何事都泛不起兴趣,自我了结也只是一件费力的乏味的事。忽然想吃素了。不好,吃素也不好,也无聊。他又把注意力投进那些数不清的碎片里。这次他纯粹是一个旁观者。
  而他没注意到的是,在他专心致志的预见未来的时候,他的身体正在变透明,不是消失,也不是隐藏,而像是溶化,像一种液体被溶化进另一种液体,他的颜色,他的形状,他的细枝末节,他被他的“四周”吃掉了。
  不,其实是,他进化成了四维生物。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evolution.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