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政治态度和我谈论政治的态度

  本来想的题目是《那些讨论政治的男人们》,用看到的茶余饭后把政治话题当谈资的中年男人们切入,然后从他们里面挑一个开口伊拉克闭口叙利亚的个例分析他们的政治态度。最后说说我对政治和对谈论政治的态度。但觉得这样有主观引导的倾向,不好。所以只单说我自己的想法。

  最近因为社会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很多门户网站的网友都在说言论自由。B站下线了许多国外电视剧和李银河老师谈论言论自由的微博被新浪删了。我也切实感受到了一点窒息感。
  一个朋友总是和我谈论政治,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昨天又和我谈论起了,说微博上终于不再是哈哈韩寒韩厚华的气氛,群众终于有点变化了,开始说一些严肃的事了,哪怕过一阵子这事过去了,这阵子也会在他们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我说群众其实没有变,这阵子追逐言论自由的热点,和之前追逐娱乐花边的热点没什么不一样的。庸众还是庸众,真正保持思考的人也还是在冷静思考。
  一棒子可能会误伤一些人,但,是我想说的意思,人云亦云以及脑袋发热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冲进战场的人太多了。虽然这事可能不需要所有人都看明白,只要跟着一个看明白的人做和他一样的事就可能成功。但我没有跟牌的原因是,并没有一个明白人站出来做一些实际行之有效的事,多数人都只是站在岸上说一些煽动性但实际无关其本身痛痒的话。更恶劣的,有的人只是为了卖弄自己见识和华丽辞藻而去谈论言论自由这件事,以及政治。
  另外,我觉得许多人可能高估了舆论的力量,很近的例子,某明星妻子出轨经纪人,舆论热度连国外媒体都报道了,但是舆论,除了产生一些数据以外,离婚案本身财产归属什么的,一点也帮不上忙。当然,绝大部分因为我们是个以法治而不是以人治的国家——我又想起微博上有人说我国量子态律法的梗了。舆论可能没有想象中的力量大。
  甚至有的人还在反复说,类似这样的话: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内容本身没有问题,但他使用的场景应该是那种受政府压迫但民众仍旧麻木无动于衷的情况才对。然而眼下,不说实际对策,不谈问题根源,而总是制造很多情绪,煽动人民,看多了以后,我对这段话甚至都有了些反感。鲁迅先生他开口说话,说这些类似的话,是为了唤醒麻木的群众,但今时不同往日,过去发生的许多事已经足够表明,我国群众离麻木已经足够远了,甚至是敏感易怒的。
  我觉得现在麻木的不是群众,而是政府。比如最近乒乓比赛我国队员退赛的事,是什么无视队员们以及声援他们的群众们的意愿?事后还施压让他们写检讨书,答案不言自明。魔幻荒诞的事当然不止这一件,言论在里面起的作用是很小的,他们可以删除,屏蔽,用其他新闻盖过。我认为,政府的麻木是大概都是因为群众总是在说,总是试图用舆论的力量颠覆他的意志,而实际去行动的很少,少之又少——前几天,七月十三号,刘晓波同志去世了。
  除了觉得谈论政治对政治本身没有帮助以外,另外一个不谈论政治的原因是我觉得我本身的政治观还不成熟,左还是右,都没概念,看《狂热分子》,对一切或多或少有一些盲目性的群众运动感到吃力——政治观不成熟的情况,要在政治是非里保持立场和自我都很困难,更遑论上台说点什么,带别人的节奏。
  所以我并不喜欢无意义的谈论政治。但对一切可以维护个体利益的政治行为——甚至是谈论政治,如果他可以。赞同,以及会积极参与。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eighthart.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