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白兰地

《酒徒》

12 条标注

 生锈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烟圈里捉迷藏。

 屋角的空间,放着一瓶忧郁和一方块空气。两杯白兰地中间,开始了藕丝的缠。时间是永远不会疲倦的,长针追求短针于无望中。幸福犹如流浪者,徘徊于方程式的“等号”后边。

 音符以步兵的姿态进入耳朵。固体的笑,在昨天的黄昏出现,以及现在。谎言是白色的,因为它是谎言。内在的忧郁等于脸上的喜悦。喜悦与忧郁不像是两样东西。
 
 一个不读书的人,偏说世间没有书。顽固的腐朽者,企图以无知逼使时光倒流。古代的听觉。烟囱里喷出死亡的语言。那是有毒的。风在窗外对白。月光给剑兰以慈善家的慷慨。有忧郁在玻璃缸里游来游去,朦胧中突然出现落花与流水。当我看到一片奇异的颜色时,才知道那不过是心忧。我产生了十五分之一的希望,只是未曾觉察到僧袍的泪痕。模糊。模糊中的鞭声呼呼。人以为自己最聪明,但银河里的动物早已准备地球之旅。这是时代。你不去;他就来了。

 (新诗人尝试给诗注射新的血液,是不应该加以阻止的,我想。至于详加注释的要求,更非必需。诗人在建造美的概念时,将自己的想象作为一种超乎情理与感受的工具。当然是未可厚非的。表现是一种创造,而诗的表现,不仅是一个概念或意境的代表,而且是一堆在内心中燃烧的火焰。因此,诗人凭借想象的指引,走入非理性境界,不能算是迷失路途。)

 她的眼睛,是印象派画家笔底下的杰作,用了太多危险的彩色。

 没有一条柏油路可以通达梦境,那只是意象的梯子。当提琴的手指夹住一个叹气时,酒涡尚未苍老。有一条黄色的鱼,在她的瞳子里游泳。

 眼睛是两块毛玻璃,欲望在玻璃后边蠕动。欲望似原子分裂,在无限大的空间跳扭腰舞。一只尚未透红的苹果,苦涩的酸味中含有百分之三的止渴剂。

 海是陷阱。海是蓝色的大缸。这时候,跳海的念头已消失,我变成风景欣赏者。生的火焰需要一把扇子。第三只眼睛曾见过剪落的发屑。打一个呵欠吧,宇宙的眼睛正在窥伺感情怎样被切成碎片。走进思想的森林,听到无声的呼唤。朋友,当你孤独时,连呼唤也是无声的。

 我讨厌时间,企图用餐刀切去半个白昼。神是那么的刻板,总不肯将夜眨幕提早扯起。

 这天下午,我在日记簿上写了这么一句:“从今天起戒酒。”但是,傍晚时分,我在一家餐厅喝了几杯白兰地。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died-of-brandy.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