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鸭嘴兽”主义哲学

  A:”就站在比较正的三观上来说,每个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你每天上网无所事事做咸鱼,我每天上班为生活疲于奔命,其实没什么优劣之分,只是做了不同的选择而已。但我还是想问,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你的人生的意义在哪,人生需要意义吗?”
  B:“我都打算出家当和尚的人,你就别问我人生意义了。你觉得你的人生意义又是什么?”
  A:“就以前和你讲过的那样,呆在山脚下,就觉得应该上山看看,以后和人说知足常乐这几个字,不会显得那么没底气。”
  B:“如果你现在死了,你会觉得遗憾吗?”
  A:“不会吧。”
  B:“嗯?”
  A:“我又不是处!”
  B:“去你妈的。我觉得我不会遗憾,虽然很多东西都没吃到,很多地方都没去过,但我觉得我过得挺开心的。”
  A:“我想我也不会遗憾吧。主要是遗憾没什么用,如果必须死的话,说不定我还不会遗憾,我会试图说服自己接受去死,毕竟有那么多宗教,可以信信来生啊什么的。这一点上我还是比较犬儒的。”
  ……
  A:“其实我们现在说的想的,什么精神啊思想的,早就有人这么说过做过了,我们只是在不断地重复而已。”
  B:“是吗,那你说,我们要怎样才可以不重复啊?”
  A:“怎样都会重复的,所以学哲学家说空话是没什么用的,只有德先生和赛先生才可以拯救世界。”
  
  和朋友进行了一次一棒子打死哲学家的谈话之后,非常打脸的,我看完了一本谈论哲学的书,《柏拉图和鸭嘴兽一起去酒吧》。
  人们普遍对哲学的印象是深奥,拗口,诡辩,对哲学家的印象是严肃,爱钻牛角尖,动不动就因为想不明白终极问题去自杀。但这本书则完全推翻了那些刻板印象,他展示了一个有趣生动的哲学,甚至还非常接地气的说了一连串的荤段子。可能他不是第一个想到把严肃的事变得轻松甚至荒诞的人,但在哲学这个体系他应该是第一个说女人像鲜花的人,他向人们展示了一种把哲学的严肃稀释掉的可能。
  这本书结合笑话向读者构建了一个微小的哲学体系,就像一个颇负盛名的苍蝇馆,菜单可能不够丰富和精致,但剑走偏锋还能做出地道的美食这点,就值得让人竖起拇指称赞。对这本书的结论是,不懂哲学的,适合看, 懂哲学的,更适合看。能让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也是这本书出彩的一个地方,好的东西不一定都能雅俗共赏,但能雅俗共赏的一定是好的东西。
  书以外的,有一个不算正确甚至可能是用力过度的想法是,除了悲剧会刻意用喜剧的外壳包装和喜剧的样子本来就是喜剧(不谈内核)以外,其他的各种事物,他们的样子应当是他们本来的样子,历史应当庄重,哲学应当严肃,笑话固然好看,但把所有的事都用笑话包装起来却不一定是好事。不只是这一个点,从许多事上似乎可以看到这种趋势:人们热衷于创造和接受把严肃的事物讲成一个笑话,在心里不放下任何一种庄重的情感。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已经在各个方面向《娱乐至死》里所描写的世界迈进了?
  用力过度的想法以外的,用哲学的理论来看,这个想法完全符合因为一个错误的观点得出正确的结论,所以让观点看起来也像正确的。这在哲学上叫 Affirming the Consequent,肯定结果的谬误。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035.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