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成人

  看了《动物世界》和《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动》和《药神》)。
  剧情略过不提。
  先从内容讲讲我的看法。虽然两部电影类型和主题都迥然不同,但我觉得他们讲的其实是一个东西,有关善良和蜕变。
  《动》说的善良是小善,是守得住自己。《药神》说的是大善,度己度人。可能有人会觉得上善若水,善良应该像水一样润物无声。而《药神》里的男主角程勇所表现的,普度众生的那种善对平常人来说实在太过庞大,仿佛选择行善便是选择背水一战,有些咄咄逼人。但在本质上,他其实也是因为守住了自己,然后因为这种小善才衍生出了大善。
  说时势造英雄,我觉得时势并不能造英雄,时势只是把英雄们身上的某些属于英雄的特质给激发了。同理,好人也基本如此,《药神》里的程勇,经历了自己得白血病的朋友去世,也终于放下独善其身的想法和对坐牢的恐惧,在泰国清晨的大雾中看清了自己,义无反顾的投身于倒卖药品救助病患的“违法犯罪”行动中。只是他受审被定为有罪,虽然法律不外乎人情给他减了刑,但当押送他的警车穿过泱泱人群的画面出现时,我仍然有些疑问,这等时势逼出的好人,好固然是好,但真的是社会所需要的吗?
  《动》里的郑开司在被关进小黑屋用自己的聪明出来时,老人家跪在他面前求他给自己孩子托句话,他面无表情闪开,我当时想,这是要开始黑化了?因为前面的剧情,甚至对这点隐隐有些期待。然而当他说出一段台词: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过了,该跑的路我也跑到了尽头,老子信的道老子自己来守,背叛、争抢、没有底线,想把老子变成一只动物,no,没戏,老子宁可做一辈子披荆斩刺的小丑,也绝不会变成你们这种人渣的样子,游戏是你们的,规则,老子自己来定。

  热血沸腾。在我以为他在经历了一场深刻的背叛之后会选择从此当个坏人,然而他没有,反而对自己所信仰的事物更加坚定了。就在他转角出来,那段台词念到一半,我忽然明白他是怎么想的时候,甚至有些感动起来。可能是身上还有一部分属于中二少年的东西被唤醒。除了觉得这段台词和为信念坚守自己酷毙了,冷静后搜索知道台词出处来自圣经[1],还让我想到我和朋友很久以前谈论的一个话题。
  为什么坏人放下屠刀,立地就能成佛,而好人就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
  朋友对此表示十分愤慨。而我觉得理所当然。正如《动》里的郑开司,在经历了船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仍然能坚守自己,甚至不是坚守,而是从以前自己含糊的态度一脚踏出一个新的自己,我始终认为,只有切实的感受过恶的善才是真正的善。不然在优渥环境里成长出的与世无争的善,只是空中阁楼。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很难,少年人见识了世间险恶,在人情世故里打滚,有的虽然变得油腻、难看,但也值得被体谅和同情,选择不跨出那一步,固步自封,善良热忱的脸虽然依旧如新、好看但着实没什么夸耀的。当然对于那些我们爱的人,我们也大可以不用那么严格的送上刘瑜式的祝福:

愿你有好运气,如果没有,愿你在不幸中学会慈悲。
愿你被很多人爱,如果没有,愿你在寂寞中学会宽容。

  而从技术上讲。两部电影都没有国产片水和拖沓的毛病,好吧,《动》前面有一点拖沓。《药神》里有些情节的处理不算太好,在通篇的不落俗套里落了俗套,比如徐峥想把患白血病女儿的妈妈给睡了,脱完衣服,女儿出现,他冷静和推门离开;黄毛开车从码头成功逃脱后回头,货车出现,他被撞和去世,还有后面给很多人发有药的QQ消息,闪过很多画面,最后定格在希望两个字上,甚至让我不由得感受到冯小刚《唐山大地震》里,片尾女主角推着自行车经过纪念碑缅怀先人的气氛,庄严煽情。这些类似的俗套在其他影视作品里屡见不鲜,这里也这么用那么一下,让我感觉,就好像炒一锅好菜,快大功告成放调料的时候,手下重了。我试着去理解,从另一面想,这可能是导演刻意选择的结果,用人们所熟悉的桥段来让人提高他们的接受力,另一个也能快速代入感情,进入下一个场景。《动》前面家长里短的剧情铺垫虽然有国产片拖沓的影子,但整体节奏都十分紧凑,安排的几个配角也有各尽其用,有着一定的分量。看评论有说到特技的滥用,但我觉得正是这些特技让人不时可以打破次元壁,放松一下自己。毕竟这是一部漫改的作品,如果太一板正经了,那漫改又有什么意义。
  以上,就是我最近看的两篇不错的电影的一点蹩脚感想。


  1. 1.《提摩太后书》章四: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030.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