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舟

13号的梦

  当我躺在床上,伸展四肢,感受着头皮所有的毛囊都在放松,向着枕头方向缓慢流淌的时候,一只猫从我下体处爬了出来,我有点迷糊,我可是个男的啊,怎么还事生产了呢?
  而且,还是一只猫。
  在我纠结我是怎么生下猫的时候,另一猫又爬出来,在我的身体其他部位,陆陆续续的开始爬出各种各样的动物,我的胸口跳出两只羊,我的小腿钻出两只犀牛,我的胳肢窝迈出了两只鸵鸟。我见过的,我没见过的,最后两个人类一男一女从我的肚脐里爬了出来,他们站起身,我才看到是两个肌肉健硕的成年人。
  海浪拍打着我的床沿,我听见他们在讨论把我拆掉做成遮风挡雨的房子。我感觉到他们诞生的地方在一点点消失,我的小腿,我的阴茎,我的胸膛。只剩下头颅的时候,听见男声问:还要继续拆吗?
  女声斩钉截铁:动手吧。
  
  我大汗淋漓的醒了过来。

  

15号的梦

  我和两个陌生人,叫他们A和B好了。大概是一个网络游戏的场景,我们待在一个新手区,准确的来说,我们在一个房子里——新手房,房子外面守着一个十级的人类反派Boss。可能这是个武侠类的游戏,我们都宽袍大袖,手拿宝剑。
  我们要做的事是完成新手试炼,杀死外面那个Boss或者从他手底下逃走,进入下一个区域。
  A想到一个让我们逃跑的计划,就是他先冲出去,他速度快,带着Boss在房子外面绕圈圈,而我和B则抓住他们跑到房子周长二分之一的位置时候开始跑向下一个区域,等我们离开房子,他再跑一又二分之一圈,就开始追上我们,一起到下一个区域。
  按计划展开了。我们跑出房间,通往下一个区域的是一条笔直向上、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理石阶梯。我们施展着类似周星驰电影《功夫》里和包租婆赛跑姿势的轻功,在阶梯上飞驰。
  A很快就追了上来,后面不远就是那个大Boss。我们眼神交换,意味不言自明:接下来该怎么办?
  B说:要不然,你再去拖住他。
  我们都清楚在这丝毫没有辗转腾挪余地的阶梯上,再去拖住他,意味着什么。也清楚B把话说出口,对A意味着什么。
  A面无表情,向我挑了挑眉。好像在说:你呢,你怎么想。
  因为心里被恐惧占了一大半,在B说出那个主意时,我心里竟涌出松了口气的欣喜。但当我面临要做出让队友去送死的选择,我手心发汗,不知所措,有些难为情,想告诉他要不然试一下吧,但在心里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泄气的摇了摇头。
  A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一阵剑光。
  我又回到了那个新手房,B说我们都被杀了,回档到了这里。他问A,要不要再试试那个计划。
  A说不用了,你们先等上一阵。
  可能是一盏茶的时间,也可能过了很久,A什么话也没交代,径直推开门走了出去。
  很快外面传来了剑刃交击的声音,声音不绝于耳。又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声清啸,之后便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我们从门缝悄悄的往外看,鲜血流淌了一地,没看见A的身影,Boss仍在不远处守着房子。
  B退回来问:你说A是死了,还是已经走了?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被要永远困在这里的预感击溃,我蜷缩在房子的角落,试图躲进黑暗里。
  
  后来我就醒了,想继续睡过去,继续做那个梦,但没有成功。我也没有机会告诉B,如果A死了,我们可以在房子里看到回档的他,如果A走了,那么Boss应该是死的,但Boss活着,而且他手里的那柄剑是A的。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021.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