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计划

断断续续的有一些写故事的灵感,但想到以后除了在备忘录敲几个关键字做记录,等到回头想起来,当时的创作冲动已经不在了,明白等到有完整的故事是遥遥无期的,又看了朱岳老师短篇集的《写作计划》——里面描述了一个写作计划者的计划写作日常,就想假装一个写作计划者写一个写作计划。区别在于,朱岳老师的写作计划大概是基于他本人旺盛想象力的炫技,而我充其量是对那些没有用上的点子感到可惜而废物利用。

计划1

  写一个在不知名的岛屿上有一个王国,因为风调雨顺,国王和人民都衣食无忧,政治也特别开明,开明到每个人都可以竞选国王。竞选国王的标准是说出一句称得上名言的话。这个传统起源无从考察,有模糊记录说是某任国王想在这座小岛上发展出灿烂的文化,鼓励人们创作。
  写作路线是先简单的描述一下小岛的创作黄金时代。写那时的人们说出了很多精彩的话——分别摘抄不同的名人名言,参考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尼采,王尔德等,因其风格而分出不同的时期,记录演变过程,比如古典时期有:“尊重人不应该胜于尊重真理。”“但凡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使你更强大。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时还是一些传统的格言,到流行时期,人们学会了讽刺:“报纸和文学的区别是,报纸没法读,而文学则没人读。”“摆脱诱惑的唯一方式是臣服于诱惑……我能抗拒一切,除了诱惑。 ”“时装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丑陋,所以我们必须每六个月换一次。”到了嬉皮士盛行的时期,人们开始嘲弄一些流于表面的事,“在教堂听讲经的时候我们应该保持肃静,打扰别人睡觉是很不礼貌的。”“女人是制造人类的工具,男人是使用工具的人类。 ”
  然后简单写一个过渡时期,露出人们智慧被消耗完的端倪,写一些:“如果你想吃午饭,最好别忘记带上筷子。”“人们会在厕所摔跤,一定是因为他忘记摘下脑袋上的眼罩。”之类的话。
  最后重点是当代选举,当所有的智慧都被花费干净,人们开始从技巧上花费心思。经过重重筛选,竞选国王的最后只剩下三位候选者。
  候选者A是个游泳选手,他带来的是一口气说出一部荷马史诗,事实上之前有许多任国王登上王位,都是因为说出了荷马史诗里的一些片段,候选者A觉得当他一口气说完了一部荷马史诗,相当于重新演绎了整部荷马史诗,从许多片段脱离出来而达到了完整。
  候选者B说的是“如果一个女人不能让她犯的错误变得迷人,她就只是一个雌性动物。”,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一句话是不够的,因为之前已经有国王用过了,而他使用的技巧是放慢阅读速度,但他说完错误两个字时,来参与投票的选民已经从一夜的睡眠里醒了过来。他说完整段话,整整用了三天三夜,当然他不是纯粹的放慢速度,而是在一个字的发音上百转千回,如果有人留心记录可以发现他每一个词语分开都是一个单独的乐章,“如果”是巴赫的第一号无伴奏大提琴曲,“错误”是贝多芬的生命交响曲,“女人”两个字他则用上了探戈舞曲一步之遥。他试图用一种充满多样性的迟缓来让这句某个前任国王的墓志铭重焕光彩。
  候选者C上台,情况已经对他相当不利了,前两名候选者已经把原本一天结束的大选拉长到了一个礼拜,除了卖香烟瓜子的小贩很高兴,选厅里充斥着嘴角起泡血丝爬满双眼的上火选民们,似乎在这种气氛下,选民和暴民也只有一线之隔。而候选手C说的话是:“理真重尊于胜该应不人重尊。”
  最终人们一致推选C作为新国王,他们认为他把古典时期的名言倒过来讲创造了一种新的可能,而比起前两位的尝试,省时省力。
  而这种可能的优点很快就在第二年选举体现了,之后出现了大量倒着说话的国王。在一年比一年欢快的选举日里,有少数人质疑,我们难道不是在原地踏步吗?但质疑声很快就被其他的欢呼声给淹没了。   

计划2

  第二个故事的灵感来至于《返老还童》和《杀死一只知更鸟》,故事是以一个快退休的十七岁法官的视角开始,他们的城市规定所有初生的婴儿必须送入市政厅培训,在三岁的时候根据个人喜好分配进不同的政府部门,到十八岁成年离开政府,学习,或者进入社会工作。只有这样的制度才能保证政府机构杜绝官僚主义和人浮于事。
  十七岁法官所遇到的问题是,眼前他的案子是城市规划局的副局长贪污,资料显示,他现在十岁,已经在城市规划局干了七年了,兢兢业业,没出过任何错,年年评先进都有他的提名,但在上个礼拜的早上有人匿名举报他收了某个人一架玩具飞机,而且之后也确实在他办公室的保险柜发现了这架玩具飞机。按资料的前半段说,他应该会像很多其他的模范干部一样,到任期满,离职,找个好大学或者好待遇的基层工作享受退休生活才对。为什么会贪污?
  而且这次贪污还引发了一次大规模的社会舆论:未成年人组成的政府是否还拥有公信力。而一些政府部门的表现更加扩大了群众的怀疑,比如公安部和司法部部长在一次公开会面里谈论了这个案子,除了表明公事公办的态度,向群众证明未成年人政府的可靠,在谈话之余,似乎也隐隐透露出夹心糖果和巧克力蛋糕对于自己存在着一些无法抵挡的诱惑力。
  中间巴拉巴拉写一大段整个案件起因发展,和审理经过。
  最后证明是被诬陷的,是一有组织成年人团伙试图颠覆未成年人政权所做的一连串有组织的栽赃陷害。案件总算告一段落,而这之前社会上长期存在着的,对未成年人执政的疑虑和怨气,也都因为这个案子,被摆到桌面上,并随着案子进度一点点被打消掉。其乐融融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们决定把案件审理结束那一天定为未成年人的假期。至此,每年的六一,如果你有幸去到这座城市,你会发现所有的政府机构都空无一人,而如果你问起,那里的居民则会告诉你,今天是孩子们玩玩具飞机的日子。

------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

本文地址:http://kaaaaai.cn/articles/018.html
本文基于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众筹项目:拯救世界!
0%